当前位置:主页 > 蜀国皇帝 > 正文

揭秘:史上唯一由驸马做皇帝的帝王,即位7个月

未知 2018-12-29 09:49

揭秘:史上唯一由驸马做皇帝的帝王,即位7个月

作者:月小妆

开国皇帝跟山大王一样,都得有点正正邪邪的弯弯路子,有点大智慧小机灵。

后蜀开国皇帝孟知祥的名气不算大,不如珍宝制夜壶称“七宝溺器”,拥有“花蕊夫人”的孟昶名气大。但孟知祥绝对不是个没有故事的人。

孟知祥是邢台人,邢台是个批量产皇帝的地方。地灵人杰,他从小就出落的虎虎生风。五代十国的乱世中,但凡体格健壮,看着机灵的,都拉去参军了,扑腾个三五年,基本都能混个军官做做。孟知祥就在这样一个军官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

说实话,这个军官之家含金量也没多高,更何况他们都是为唐朝卖命的。唐朝最后一位皇帝走了个过场后,终于挂了。他们家全都归顺了后梁。

当时李克用和朱温在火并,可能是朱温太奸诈了,李克用干不过他,一时挂了。朱温连马甲都不要了,篡唐建梁。

李克用儿子多,养子也多,各个野心勃勃,继续跟朱温厮杀。后梁开平二年(908年),李克用死,李存勖继晋王位。晋王李存勖继位时,孟家差不多懵圈了。眼看后梁也要保不住了,他们该何去何从呢?

这时,一桩政治婚姻来了。

历来能够由屌丝到公主、郡主帐中人的,一般都有点颜值,有些肌肉,有比较高的情商,会讲话,会来事。瞅着要比一般人机灵。

孟知祥娶的是李克用的侄女,后来被封为琼华长公主,再后来被封为福庆长公主,所以孟知祥其实等同驸马。这个琼华公主在李克用,李存勖心中的地位并不低,我们看后面就知道了。

权利是个好东西,做有权利人心中重要的那个人,也是生存之道。古代的公主很多,一个皇宫里乌央乌央的都是公主,然而孟知祥幸运的是,他娶的这个公主,是当权者心里有些分量的公主。

揭秘:史上唯一由驸马做皇帝的帝王,即位7个月

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正月,晋王李克用病死,其子李存勖继位,李存勖就是历史上的唐庄宗。此时,孟知祥的官职改为马步军教练使。

看似前程似锦,一片大好之时,灾难来了。李存勖有天提出,“看孟知祥这小伙子不错,给个中门使当当吧。”

孟知祥接到谕令,吓得魂飞魄散。好在他心机深沉,擅长表演。他立马连滚带爬跑回去,拉着老婆的衣角痛哭流涕道:“媳妇,你摊上大事了,你马上就要成寡妇了。你快去老太太那里跟我说说,就说孙儿不能尽孝了,就此拜别,各自珍重。”

孟知祥的妻子也吓了一跳,说:“你起来说话,怎么回事?”

这个“中门使”到底是什么官?是阎王殿的官吗?

还真差不多。“中门使“在五代十国很有含金量,只能等同于枢密使,跟宰相差不多,相当于皇帝贴身的亲信。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官职阴的很,前几任都已经顺利的挂掉了,估计是太有才能了,阎王也想要。

孟知祥实在不想去阎王殿报道。怎么办呢?走裙带路线。

裙带路线终于发挥了作用,他并不是为男人青云直上的,更重要的是“软外交“,出事的时候,你可以采用柔情攻势,让女人去哭。不要小瞧女人的眼泪。

当然,他做了两手准备。一个有能力的男人,光依靠女人的眼泪是不对的,还要有缜密的思维。“中门使“肯定要有人做的,所以让谁来做,是他必须筹谋好的问题。

妻子跑到母亲那里哭,妻子和母亲一起跑到李存勖那里哭,李存勖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李存勖把孟知祥叫过来,说:“你小子不干,还有谁能干?“

等的就是这句话,早就准备好了。

“山西人郭崇韬有大将风范,指挥自若,临场机变,而且有治理国家的才能。“(真阴啊。)

就这样,孟知祥被任命为河东马步军都虞候。这个安全系数比较高的官职,这意味着他的头会牢牢的待在脖子上很长时间。

揭秘:史上唯一由驸马做皇帝的帝王,即位7个月

郭崇韬很有能力,估计也缺心眼,没那么阴,他很高兴的接受了“中门使“这个职务,还对孟知祥感恩戴德的。郭崇韬从此受到了重用。

很快,郭崇韬报恩了。

后梁王国灭亡后,后唐的地盘迅速扩大,控制了黄河流域为主的大半个中国。当时唐庄宗李存勖野心较大,希望统一整个中国,结束唐末军阀割据的局面。

枢密使郭崇韬上疏:要统一中国,首先要消灭蜀王王衍。郭崇韬的建议得到了唐庄宗李存勖立即批准了。

孟知祥对郭崇韬有荐引之恩,郭崇韬十分感激,临行前,特地向唐庄宗上建议:“攻占蜀国后,守卫蜀国的人才,没有比孟知祥更能干的人,希望朝廷派孟知祥守卫蜀国。”唐庄宗同意了。

没想到郭崇韬一去,就变成岳飞了。古往今来,但凡多疑的帝位,都会猜忌有能力有本事的人,他们怀疑他会调转矛头,对准自己的帝位,或者干脆割据一方,自立为王。

后唐军队从出发到消灭蜀国,前后只有七十天。足以见郭崇韬的办事能力。

前蜀灭亡后,唐庄宗立即派遣孟知祥担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都尹,充西川节度副大使,决定由孟知祥全面负责西川的行政事务。李存勖也履行了诺言。

然而, 李存勖也会玩阴的。

孟知祥出发时,唐庄宗吩咐他说:“我听说郭崇韬有野心,你到了以后,代我把郭崇韬处死。”

孟知祥对唐庄宗说:“郭崇韬是功勋卓著的人才,不会做这种事情的。等到我到了蜀国后,调查清楚后,确实如此,才押送他回来由您来处理。”唐庄宗同意了。

孟知祥说完后,就连夜快马加鞭赶到蜀地,他预感到坏了,郭崇韬这个二愣子肯定要被宰了。算他有点良心,感念郭崇韬代他去地府排队的恩德。

孟知祥还是去晚了,郭崇韬被杀了。

后唐同光四年(公元926年)正月,刘皇后派太监李从袭到成都,在晋王李继岌的参与下,郭崇韬被杀,家人惨遭灭族。

本来一个李存勖也没什么,问题是又多了一个刘皇后。

郭崇韬是怎样把刘皇后也得罪呢?他分别得罪了这几个人:

其实起因并不是特别大的事。担任副职的郭崇韬,掌握着实际的军事大权,因此他的住处进出的人特别多,送礼的人也特别多;相反,担任正职的李继岌却门庭冷落,几乎无人门津,李继岌心里很不平衡。这是罪一。

郭崇韬的“中门使“职责等同宰相,他又楞,工作特别认真,找茬也找的很认真,于是太监们不乐意了,非常怨恨他。其罪二。

再就是家务事,为官的男人一定要引以为戒,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凡涉及到上司家事,一律和稀泥,不给意见。

唐庄宗李存勖偏爱刘夫人,想立她为皇后,但是正妃韩夫人还有一口气,这时不识时务的郭崇韬上门一个劲的说,非礼勿立啊,非礼勿听啊。把李存勖说烦了,把刘夫人说的愤恨不已。其罪三。

聪明如孟知祥,也保不了他,尽管他真心钦佩郭崇韬是个难得的将才,也对他经常离线的情商无可奈何。打击面太大了。

他只是勒住马橛子,仰天长啸道:“国家要完蛋了。“

好在他及时赶到蜀地,除了郭崇韬未完成的工作,及时镇压住士兵哗变,稳定了当时的局面。

杀了郭崇韬后,李存勖也没什么前途了,国内百姓早就对他怨声载道了。带着当过乞丐的媳妇,一天到晚看伶人演出,也真是没有谁了。

军队哗变的时候,李存勖才冒冷汗。因为此时他已经无人可派。李存勖的精兵都在四川,隶属他的儿子李继岌指挥,他儿子目前还在回洛阳的途中,又遭到叛军袭击,一时半会回不来啊。

没办法,他只能把他最不相信的李嗣源,李克用的养子,派到邺都去镇压叛军。李嗣源转了一圈回到洛阳,就改了国号,自己做了皇帝。

李嗣源后面还有虎视眈眈的石敬瑭,中原是没什么好玩的了。加上李嗣源还有些政治才能,稳定了局面。于是,孟知祥打算接着做他的四川节度使。唐庄宗其它几个儿子纷纷逃跑到四川,投奔孟知祥。孟知祥把他们保护了起来。

来吧,强大的保护伞打开了。

揭秘:史上唯一由驸马做皇帝的帝王,即位7个月

孟知祥保护别人的事,干不不止一次,但他都在保全自身的同时,尽可能的让别人有一条生路,如果实在有利益冲突,那么阳的、阴的他也都会玩的。

此时,四川裂变为两个,东川和西川。李嗣源不放心西川节度使孟知祥和东川节度使董璋,暗中打算讨伐他们。

后唐天成二年(公元927年)正月,孟知祥听说李俨要到四川来监督的军队,心中十分讨厌。但他与这个人有过交情,并不想置他于死地,于是他在四川广布兵器,罗列阵势,如果他是个识趣的,很可能就不来了。没想到这个二货颇有蒋干的风范,不但来了,还带来的计谋。他一会手执酒杯,称兄道弟。一会拿出诏书,要求孟知祥诛杀自己亲信。

孟知祥慢慢地说:“李监军上次出使蜀国,导致了王衍政治集团的灭亡,四川的老百姓,都对你怨声载道。今天你又来了,大家对你这个人开始害怕了。况且,全国都取消监军了,你凭什么来监督我的军队。看来只好对你不客气了。”

可怜的李俨,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人头就落地了。

李嗣源对政治的敏感性告诉他,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软弱的敌人。于是,他采取了怀柔策略。他并没有对孟知祥的亲人下手,而是好好安抚。

时势造就英雄,看天下大势,谁与纷争。问九天沉浮,谁为主宰?

英雄从来都不是池中物,他们注定要腾龙在天的。

真正跟李嗣源撕破脸皮的,是李嗣源的征税。你成都不是富裕么?拿钱来。一百万缗。

一百万缗相当于汉州盐榷不吃不喝十四年的收入。孟知祥把全四川家底都搜空了,才凑够五十万缗。

李嗣源非常生气,要武力讨伐他。

孟知祥只好联手董璋,进行武力抗税。把水搅浑了好啊,好抓大鱼。这时,他的野心蠢蠢欲动。

孟知祥打赢了。

打赢了涉及分赃问题,他琢磨来琢磨去,一山不能容二虎,不行,得把董璋除掉。

他跑到董璋那去说:“老哥,咱俩去朝堂谢罪吧?“

董璋眼睛瞪的溜圆:“谢什么罪?你家亲人都好好的,我家都被朝廷杀光了,你让我去谢罪?“

从那以后,孟知祥隔三差五地去跑到董璋那句:“我想来想去,我们还是应该去朝廷谢罪。“

董璋气坏了,他快被孟知祥弄疯了。本来智商就不足,现在更是经常上不了线。

蜀地的水被搅的越来越浑,在一片混乱中,董璋被杀,东川被孟知祥吞并了。

这时李嗣源挂了。

孟知祥觉得自己再也没啥好顾虑的了。原先他是李克用的女婿,对李家一直都很客气,现在李家已经基本灭族了,那他就不需要顾忌什么了。

934年,孟知祥在成都称帝,改元明德,建立后蜀。

那一年芙蓉花开,美人宛在。硝烟过后的蜀地呈现出难得的平静和淡然,又是一年的好时光。

多年以后,他的儿子撰写的《官箴》中有这么几句话, “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也算是对他仓促一生的最好总结了。

这个皇帝,只做了七个月,就逝世了,享年六十一岁。积劳成疾,为了一个富庶的蜀国,他付出了毕生的经历,但绝不是某些历史剧所演绎的那样。遗憾的是,他的第三子的继位,让蜀国重新回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刻,仅仅传位两代就灭亡了。讽刺的是,奢华无度的孟昶在位却足足有31年。真是辛苦半生,反而为他人做了嫁衣。

孟知祥虽然聪明有余,却不是一个残忍的坏人。推人下水,也不忘拉人上岸。保全自身的同时,尽可能的保全别人。

千秋功过,孰是孰非。对于去世的已经不再重要,对于今天的我们,也只是一声笑谈,几多思索。

揭秘:史上唯一由驸马做皇帝的帝王,即位7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