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魏国皇帝 > 正文

古代男人怎么会好这一手?太子因此被废,皇帝

未知 2018-12-07 18:37

古人历来有一个精妙的本领,即能将人们最难以启齿的事情,冠以最雅致的名字,然后让这雅致的名字畅谈于口头,或驰骋于字里行间,轻松如茶余饭后的谈资。

古代男人怎么会好这一手?太子因此被废,皇帝

《红楼梦》第九回说到薛蟠自从住到王夫人一起后,听说贾府有一家学,族中许多青年子弟在此就学,一时动了“龙阳之兴”,便假装也来上学读书,表面读书,实则为结交一此美少年,学内有好几个小学生,为图薛蟠的银钱吃穿,果然被他哄上了手。

那么,何谓“龙阳之兴”呢?

“龙阳之兴”的典故出自《战国策•魏策四》。战国时代,魏国龙阳君以男色事魏安釐王而得宠,一天,安釐王与龙阳君同在一条船上垂钓,龙阳君钓了十多条鱼后,忽然当着安釐王的面泪奔。安釐王问何故。龙阳君说:“我开始钓到鱼很高兴,后来钓了大鱼,前面的小鱼就想丢掉。如今,我凭借不怎么样的相貌获得给大王侍寝的殊荣,封龙阳君爵位,尊贵无比。然而,天下美人,多到无数,知道大王宠幸我,必然提起衣裙奔竞而来,到时我就成了小鱼,随时会被丢掉,所以难过而哭。”为了安抚龙阳君那颗容易受伤的心,安釐王下令全国:以后,谁敢向我推荐美人,灭族!从此,“龙阳之兴”成了男同性恋的代名词,也即今天所谓“基友”者是也。但是,汉哀帝过于沉迷龙阳之兴,终因透支身体,年仅25岁就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只当了7年皇帝,就把位子让给了别人。

古代男人怎么会好这一手?太子因此被废,皇帝

历史上关于基友的记载虽说不能用汗牛充栋去形容,但也蛮多的。

班固《汉书•佞幸传》载,汉哀帝刘欣,西汉第十三位皇帝,当时,董贤在宫中负责传漏报时,因其貌美而被哀帝宠幸,成了基友,夜夜专房,宠爱日甚,不断加封,贵震朝野。他俩不但晚上,就连午觉都睡在一起,一次睡完午觉,哀帝醒了,打算起床,却发现董贤还在酣睡,头却枕在了自己的衣袖上,为了不打扰董贤的好梦,哀帝抽出床边的佩剑,竟然将自己的衣袖割断才终于起得床来。以后,基友的代名词又增加了一个“断袖之癖”。

史籍中有明文记载的基友至少还可以数出如下几对:

《韩非子•说难》载卫灵公与弥子瑕;

《左传•定公十四年》载卫灵公与宋朝;

《史记•佞幸列传》载汉文帝与邓通;

《史记•佞幸列传》载汉武帝与韩嫣;

《晋书•载记第十四》载苻坚与慕容冲;

《资治通鉴•唐纪十二》载李世民太子李承乾与乐童称心;

太子李承乾因私幸乐童称心,加上生活腐化,又不受管教,甚至杀死了自己的老师,被李世民废掉了太子位,最后忧虑而死。

《柳南随笔•续笔》载张献忠与李二哇;

……

古代男人怎么会好这一手?太子因此被废,皇帝

而《红楼梦》里的人物,有此好的亦不乏其人。

贾宝玉与秦钟是不是这么一种关系?书中语焉不详,但从书中表述旁人态度中,的确可见一点端倪。第九回说,自宝、秦二人到学堂,秦钟腼腆温柔,未语脸先红,有女儿风,宝玉惯能作小服低,赔身下气,非常体贴,说话绵缠,因此背地里你言我语,流言四起。宝玉对秦钟的百般呵护,与汉哀帝对董贤的断袖恩爱,颇有相似之处,着实让人起疑。

古代男人怎么会好这一手?太子因此被废,皇帝

当然,宝玉、秦钟的亲昵是否达到了那种程度,书中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只是让人起疑而已。但对“呆霸王”薛蟠却写得再也明显不过了,他因动了“龙阳之兴”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地来学堂学习,因此交结了不少“契弟”,而且多被他哄到了手。

秦钟和香怜也是这样一对,所以金荣醋妒,才会跟踪他俩,才会拍着手嚷:“贴的好烧饼!你们都不买一个吃去?”谁“贴烧饼”,当然是指秦、香二人。“你们”指谁?当然是那些在书房里的其他学生。金荣越嚷嚷得起劲,声音越大,听到的同学越多,金荣的醋意才能平复得越快。后面争执中金荣一口咬定的所谓:“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子里亲嘴摸屁股,一对一肏,撅草根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已经明显到露骨了。而金荣不但揭了秦、香的糗事,还创造了“贴烧饼”一词,使“龙阳之兴”“断袖之癖”又意外多了一个“孪生兄弟”。

古代男人怎么会好这一手?太子因此被废,皇帝

贾蔷与贾蓉呢?这是写得异常隐讳却又一看便知的一对。十六岁的贾蔷,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生活,如今长大,比贾蓉还风流俊俏。蔷、蓉二人最亲,常相共处,久了也引起诟谇谣诼。贾珍风闻口声不大好,便命贾蔷搬出了宁府。而谣言说到将一个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人赶出家门,这个谣言就不是谣言了,而是事实。这从贾蓉对待妻子秦可卿的态度,以及夫妻从未生育亦可得到某些佐证。

其实,来这学堂的人,大都不是为了读书,宝玉为了秦钟,薛蟠是为了“龙阳之兴”,还有些人是为了贪图银钱吃穿……而这贾家的所谓家学,又何尝不是整个宁、荣二府的缩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