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吴国皇帝 > 正文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未知 2018-12-07 18:42

吴王孙权这个集团我们也称之为江东集团,长江基本上是由西往东流的,但是在芜湖和南京之间这一段长江偏北流,这一段江段的东西两岸古人就称之为江东和江西,而把现在咱们的湖南省称为江南,也就是说三国时代的江南不是苏州那个地方,是我们现在的湖南。

孙权的父亲孙坚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他是海贼出生,从小就胆识过人。有一次他和他的父亲一起出门坐船,来到一个地方准备靠岸,发现江上很多船都不敢靠岸,因为码头上有一伙强盗正在那儿分赃。当时孙坚十七岁,站在船头看了一下,说这一伙毛贼,怕你们个毛啊?可以干掉他们嘛!拎了一把刀他就上岸了,而且他不是上去硬拼,上岸以后他就指指划划。强盗一看,官兵来了,这个小伙子是个指挥官,正在吩咐,什么这边抄后路啊什么东西。强盗就放下赃物,一哄而散,孙坚提起刀就跑,追上一个,头砍下来。那么这件事情就轰动了,轰动了以后,地方政府就任命他做县尉,也就是副县级的公安局长,后来又升到县丞,那就是副县长。孙坚这个人非常强横,当时他要去娶吴小姐为妻,他看上了吴小姐,但吴家觉得孙坚不是个好人,不情愿把女儿嫁给她,结果还是吴小姐自己出来说,不要因为我一个人,得罪了这么一个人物,以致家庭遭受灾难,如果我所嫁非人,算我的命不好,所以三国演义里有个吴国太,按书里的说法是这个吴小姐的妹妹,这个事情就八成是虚构的,首先三国志里就没记载这个吴国太,而且吴小姐嫁过去并不情愿,不可能搭上一个妹妹的。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孙坚真正名扬天下,是在董卓之乱的后面,当时董卓在洛阳造乱,袁绍、曹操啊这些人起来组成关东联军讨伐董卓,这个时候孙坚已经担任了长沙太守,也起兵讨伐董卓,但是他这个时候地位还比较低,所以他还是投靠了袁术,作为袁术麾下的一员战将。关东联军组成以后是日置酒高会,不图进取,只有两个人去打董卓,一个是曹操,但那时的曹操还很弱小,打了一下打败了,还有一个就是孙坚。孙坚可是所向披靡,一路凯歌,那真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一路上杀了很多人,一直打到洛阳跟前,杀掉了董卓的大将华雄,所以《三国演义》说关羽温酒斩华雄那是虚构的,华雄是孙坚杀的。这个时候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个是袁术这个家伙小心眼,看到孙坚的力量这么强,就害怕将来孙坚不听他的指挥,就扣押孙坚的军粮。孙坚得到消息以后,连夜跑了一百里路去见袁术,孙坚说:请将军想一想,我孙坚和董卓前世无冤后世无仇,我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讨伐董卓呢?上报效国家,下报答将军,因为袁将军你的家人已经被董卓杀光了,我是给你报仇啊,你为什么还要不相信孙坚呢?袁术说不好意思,军粮给你。第二件事情就是董卓害怕了,董卓派个人去找孙坚,说我们不打了,我们和亲好不好,我们做个儿女亲家。孙坚说什么,说:你董卓祸国殃民,是天底下头号国贼,我恨不得拎着你的脑袋到全国各地去巡回,和什么亲?董卓一听这话吓坏了,劫持了皇帝,劫持了百官,烧了洛阳,跑西安去了。

后来孙坚在打刘表的过程中由于轻敌而阵亡,死时年仅37岁。于是,十八岁的长子孙策接替了孙坚未竟的事业。孙策是个少年英雄,当时吴这个地方的人把孙策和他同年的周瑜呼为孙郎、周郎,就是孙帅哥、周帅哥。而吴郡的太守叫做许贡的上书朝廷,说孙策这个人非常骁勇,就像当年的项羽,因此孙策得到了一个外号,叫做小霸王,小霸王什么意思呢?小项羽。孙策人长得非常漂亮,也喜欢漂亮,史书上的说法叫做“美姿颜”。他第二个特点是性格好,叫做“好笑语”,喜欢说笑话,“性阔达”,就是很大度,所以史书上说,“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就是一些士人也好,老百姓也好,见到孙策都非常喜欢他,愿意为他去死,可见其人格魅力。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孙策很善于用人,孙策的手下有很多的人才,当然有一些是他父亲给他留下来的,比方说程普、黄盖啊,但是他自己也招募了一些人才,吸引了一些人才,比方说周瑜,比方说张昭。张昭是一个很有文采的人,很能干的人,而且写得一笔好字,所以张昭到了孙策那里,孙策让他当秘书长,把军务政务都交给张昭。所以当时甚至到这种程度,就是北方的那些文人、士大夫、那些名士都只知道江东有一个张昭,不知道江东有一个孙策,给江东写信总是把这些功劳都归于张昭。张昭接到信他就紧张啊,这个事情怎么办呢?我把这些信给他看,好像我在炫耀自己,我不吭气瞒着孙策那我更加说不清楚了,好像我有个人野心,很为难。

孙策知道了以后哈哈大笑,孙策说:你们知不知道齐桓公啊?齐桓公当年是把所有的军务政务都交给管仲啊,而且称管仲为仲父,就是叔叔,手下的人到齐桓公那请示工作,齐桓公说你去问我叔,再来请示工作,他说你去问我叔。旁边就有一个人说齐桓公了,一则告仲父,二则告仲父,为君其易乎?你有什么事你就问管仲,有什么事问管仲,你这个国君也当得太容易了吧?齐桓公说什么呢,这个当国君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没有仲父之前我是很难的,有了仲父以后我就不困难了。他说国君有难有易,有劳也有逸,劳在什么呢?劳在找人,国君辛苦在什么地方?辛苦在寻找人才,一旦找到了人才他就安逸了。孙策把这个故事讲了以后对周围的人,也对张昭说:“一则仲父,二则仲父,而桓公为霸者宗,今子布贤,我能用之,其功名独不在我乎?”所以齐桓公成就了霸业,张昭就是我的仲父啊,张昭就是我的管仲啊,我有了张昭难道我就没有功劳吗?难道我就没有名声吗?哈哈大笑,非常大气,非常聪明。你要知道一个做臣下的人他最害怕的是什么呢?功高盖主,或者准确地说他最害怕被认为功高盖主,尤其是怕被他的君主认为他功高盖主。因为我们知道很多人杀功臣,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功高盖主啊,赏无可赏。而孙策非常清楚地知道,要成就一番事业必须有人才来辅佐自己,要让这些人才尽心尽力必须解除他们的思想负担。那么这个故事孙策就等于告诉大家,在我这里是不用害怕功高盖主的,我不怕你们功高盖主,你们也盖不了我,所以非常大气,而且聪明。

那么这样的一种作风就使得孙策这个少年英雄英气逼人,充满了人格魅力,也使他和其他的英雄惺惺相惜,比方说太史慈。太史慈原来是刘繇的部下,而刘繇是和孙策打仗的。有一次他们狭路相逢,孙策这边带了十三个人,太史慈只有一个人,那你敢跟我单打、单挑吗?行啊!两个人就打起来了,短兵相接的时候,就发展到近乎肉搏,这个时候孙策手快,一把把太史慈背上戟拨下来了,太史慈也手快,一把就把孙策的头盔拿下来了,他们有过这样一段遭遇,当然后来大部队来了以后两个人就分开了。那么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太史慈做了孙策的俘虏,那么孙策听说太史慈被俘了以后,就走上前去亲自为太史慈松绑,然后拉着他的手说:太史兄弟,我们又见面了,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我做了你的俘虏会怎么样?太史慈说:那就不好说了,那可不一定。孙策就笑:行了,行了,我们也不要打了,我们合作吧,共计大事。那么从此太史慈就成为孙策手下的一员战将,太史慈他是一个英雄啊,就连曹操都是非常想得到太史慈的,当时曹操给太史慈寄了个包裹,太史慈打开一看,里面装了一味中药,大家猜猜是什么药?当归,就是该回来了,但是太史慈一直跟着孙策,后来又辅佐孙权。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不过孙策虽然是一个英雄,也有毛病,一个是喜欢杀人,二是死要面子。当时江东有一个隐士叫高岱,这个人是一个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人,而孙策想他讨论一下《左传》,就把他请出来了。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一个小人来,这个小人就去跟孙策说:高岱这个人很傲慢,他认为将军您就是一个武夫,不是文化人,没学问,根本就不屑于和您讨论什么学术问题,你看吧,他来了以后您问他什么他肯定说不知道。然后这个家伙又跑去跟高岱说:你要注意了,孙策这个人死要面子,他最讨厌人家跟他讨论问题的时候压倒他,比他说得好,所以你见到他你就说不知道。够坏的,孙策把高岱请来以后,来讨论学术问题,果然高岱就说不知道,再问,不知道,又再问个问题,我不知道,孙策勃然大怒,你果然瞧不起我,不屑于和我讨论问题,关起来!这一关起来不得了啊,几乎所有的那些文化人、那些名人、那些士大夫都出来求情,孙策走到楼上往下一看,黑压压的一片,把巷子里面堵满了,都是人,孙策想,你们人多我就怕啊,我一样杀他,就把高岱杀了,为了他的一个面子,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

吴郡太守许贡上书朝廷,说他是小项羽,许贡接着说像这样的人必须控制,因此建议朝廷把孙策召到京城去监控起来,不要让他在外面为非作歹。孙策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把许贡杀了,这个许贡被杀以后,他的门客就要为他们的主人报仇,有一次孙策出去打猎的时候,这些刺客就刺杀了孙策。陈寿在《三国志》中却评价:“割据江东,策之基兆也”。孙坚去世的时候,孙策自己十八岁,他的弟弟孙权十一岁,他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孙策把他的老母幼、弟托付给朋友,带上二弟十一岁的孙权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叫做擦干了血迹,掩埋了尸体,又上战场。而且一直把孙权带在身边,耳濡目染,使孙权在政治上、军事上成长得非常快,又给孙权留下了一片好基业。孙策被刺当天晚上他找来了张昭等人,说了这样的话,他说:“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这里说的中国就是指的中原,说中原地方正是一片大乱,我们这个地方是可以相对安定一点来天下的成败的,请大家好好地辅佐我的弟弟。然后把孙权叫来,把自己的印绶交给孙权,说:“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就是率领一支部队去打天下,弟弟你不如哥哥我;团结自己的部下,巩固已有的胜利成果,哥哥我不如弟弟你。那么这段话的意思就很清楚,孙策不但为自己选择了一个接班人,而且留下了一个治理江东地区的既定方针,那就是保江东、观成败。也就是说孙策非常清楚自己的历史使命是打江山,而以他江东集团的力量,能打下的江山也就是这么大了,下一步要调整政策,变进攻为保守,所以必须找一个老臣谋国,不急不躁,举贤任能,使所有的人才都能够各尽其心、各尽其力的这样一个人,事实又证明孙策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孙权接班的时候只有十八岁,当然他这个未成年人也非同一般,因为孙权十五岁的时候就当了阳羡县的县长。汉代的规矩,是大县的长官叫县令,小县的长官叫县长。阳羡县看来是一个小县,孙权十五岁就当了它的县长。当然这里面有一个背景,就是他有一个大后台,孙策。《三国志·孙策传》的传末有孙盛的一句话,叫做“业非积德之基,邦无磐石之固”。说孙策创下的这个基业不是一个积德的基业,因此他这个政权是不稳固的。孙氏家族在江东不是世家大族,是寒族。《三国志》就说孙坚是“孤微发迹”,就是家境是很贫寒的。江东士族是看不起他们孙家的。孙坚发迹也不在江东。孙坚是袁术的部下,孙坚是在江西。他不是在江东发迹的,他招募的将士称之为淮泗精兵,就是淮河和泗水那一带招募的一些精兵,这是孙坚的班底。然后孙策继承了孙坚,把这支队伍拿到手上,从袁术手上讨过来,杀回江东,才建立孙氏政权。而袁术是什么人呢?袁术是个称皇帝的,因此在江东的士族、士大夫眼里这是乱臣贼子;孙坚是乱臣贼子的部下。那么孙策就是叫做乱臣余孽。所以当孙策带着孙坚的旧部回到江东的时候,江东的父老乡亲、江东的世家大族一致认为,孙策这不是回家,这是入侵。不把他看作自己人啊,没有什么江东父老夹道欢迎这种事,抵抗的结果是什么样呢?抵抗的结果是孙策大开杀戒,尽诛英豪。孙策他是靠武力、靠暴力、靠杀戮,建立起来的一个不怎么得人心的政权,这叫做“业非积德之基”。孙策托孤于张昭时,跟张昭说了这样的话:“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后面还有一句话非常重要,“正复不克捷,缓步西归”,就是说如果孙权在江东立足不了,请张昭先生带领我这个部队回江西去,我们不在江东待了。“缓步西归”那个“归”字是非常重要的,回江西去啊,也就是自己也不认为是江东的,江西才是根据地。

孙权接班时,边远地区的人民没有臣服,就指的是山越,就是指当时江东还有一些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是不服的。江东这些世家大族也是不合作的、不支持的。而一些北方来的流亡的那些士人是持观望态度的。事实上甚至孙权接班以后有个庐江太守叫做李术的他还果然就造反了,他马上宣布不服从孙权的领导,而且专门招降纳叛,谁不服从孙权的领导跑他那儿去他都收留。

当时,北方袁绍和曹操正在打官渡之战,这一战不管谁赢谁输,对孙权都不是什么好事,不管谁赢了,下面就要来收拾他孙权了。何况孙权的隔壁还有一个刘表,刘表的大将江夏太守黄祖就紧挨着孙权的地盘,孙坚就是刘表的大将黄祖杀死的。所以孙权接班的时候,他哭个没完。就在孙权哭个没完、一筹莫展的时候,张昭走到孙权的跟前,对孙权说:孝廉啊,孙权当时是举了孝廉的,现在是哭的时候吗?想想看我们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们周围到处都是豺狼,小将军要是哭个没完,那是开门揖盗了。再说了,一个接班人,重要的是继承父兄的事业,把它们发展壮大,打起精神来!然后让孙权换上衣服,亲自扶孙权上马,摆开仪仗队,让孙权出去巡视三军,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这个集团有新主子了。然后张昭“率群僚立而辅之”,率领所有的手下立孙权为主。周瑜也从外地赶回吴县,从此留在孙权旁边帮助他。而且因为当时孙权的职务他不过是一个将军,不是君主,所以当时手下的人还有那些宾客们对于孙权的礼节是比较简慢的,也就是下级对上级的那样一种礼节而已。而周瑜带头行臣子礼,就带头把孙权看作君主,自己做臣子,这样来支持孙权。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孙权确实具有领袖的素质,后来辛弃疾在他的词里面是这样描述孙权的,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晋代人有一个叫傅玄的,曾经对孙策和孙权兄弟两个有一个评价,他说孙策这个人的特点是什么呢?明果独断,勇盖天下。敢作敢为,什么都不怕。孙权的特点是什么呢?乘间伺隙,兵不妄动,就是孙权从来不轻易用兵,他总是找空子,或者曹操那儿出了空子,或者刘备这儿有空子钻,他就动他一下,故战少败而江东安。所以基本上孙权是不打什么败仗的。

孙权和他的臣下亲如兄弟、亲如骨肉。比如说周瑜,我们知道,赤壁之战总指挥是周瑜,打得曹操落花流水,曹操回去以后就发现,周瑜是个难得的人才,就琢磨着把周瑜给挖过来,为自己用。那么就要派说客了,派了谁呢?蒋干。时间在什么时候呢?建安十四年,也就是赤壁之战的后一年。所以蒋干不可能盗书的,他赤壁之战以后才去嘛。蒋干到了周瑜这个地方,周瑜站在营门口哈哈大笑,子仪兄啊,远涉江湖而来,怕是给曹孟德当说客吧,见面就给戳穿了。蒋干一楞,公瑾兄,这是什么话吗,这不就是老乡来看老乡吗,你怎么要诈我呢?周瑜说不是做说客吗,周瑜说我公务繁忙,你在这儿先住三天,三天以后,周瑜回来见蒋干,大开营门,大开库房,检阅部队,都看完了,大摆宴席,然后对蒋干说了这样的话,周瑜说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得意的最让他高兴的事儿,是什么呢?是遇到一位好的君主,好到什么程度呢?周瑜说“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他说一个男人,如果找到了这样一个君主,外表上看是君臣,实际上是兄弟,是骨肉嘛,告诉你说吧,你就算是苏秦、张仪、郦食其活过来了,来做说客,我周瑜都会摸着他的背,把他顶回去。蒋干很识趣,蒋干什么都不说,笑了,“喝酒,喝。”喝完酒回去向曹操汇报说,这人搞不定。又比如说周泰,周泰出身寒门,地位比较低,建安十八年的时候,孙权任命周泰做濡须口的前线总指挥,坐镇濡须口,让朱然和徐盛两个人当他的副手。这朱然和徐盛是不服气的,孙权也知道他们两个会不服气,于是孙权就借巡视的名义,亲自到了濡须口,然后大摆宴席,款待他的将领。孙权自己起身拿起酒樽来,依次斟酒,斟酒到周泰跟前,孙权说,周将军,请把衣服脱了。周泰不知道怎么回事,遵命把衣服脱下来,结果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因为周泰身上伤痕累累,体无完肤。孙权说,周将军,这块伤疤是怎么回事啊?周泰说这是末将在什么什么战斗中负伤的。哦,那这一块伤疤呢?这是末将在什么什么战斗中负伤的。次次战斗留下的伤疤,有多少块伤疤,就参加了多少次战斗。这个时候孙权哭了,他拉着周泰的手臂,叫着周泰的字说,幼平啊幼平,你为孤兄弟出生入死,是把命都搭上了啊,我孙权怎么能够不待卿以骨肉之恩啊。我怎么能够不把你当做我的亲兄弟骨肉呢?我怎么能够不委任你兵马辎重啊?不要因为你是出身寒门,你就自惭形秽,告诉你,孤与你同荣辱、共休戚,我孙权是你大后台。所有人都感动,所有人都服了。夷陵之战的时候,有人告诸葛瑾的刁状,因为诸葛瑾是诸葛亮的亲哥哥,有人就说了,这个诸葛瑾里通外国啊,和诸葛亮有来往。这个风声造得很大,弄得最后前线总指挥陆逊都坐不住了,陆逊就给孙权写信说,主公啊这个事情,你一定要出来澄清一下,我是相信诸葛瑾的,但是这个议论太多了以后,这是个问题啊。孙权写一封信给陆逊,说你放心,我和子瑜(就是诸葛瑾),我和子瑜恩如骨肉,而且我和子瑜来往多年,我完全了解这个人,这个人的特点是非道不行,非义不言,不是这个符合道义的事情,他是不会说也不会做的。我告诉你,当年孔明先生出使吴国的时候,孤是想把孔明先生给挖过来的,孤就去对子瑜说,这个弟弟跟着哥哥是天经地义的啊,既然哥哥在江东,弟弟也应该到江东来,只要孔明先生愿意,我写封信给刘玄德,解释解释。你说子瑜怎么说,子瑜说,舍弟已经跟了刘玄德,那是不会改变的,就象我诸葛瑾不会投奔刘玄德一样,你看看,他是这样的人,是完全可以放心的,所以孙权是以情感人。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实际上有很多人,就是为孙权的真情所感动,来投奔孙权的,比方说潘濬,潘濬原来是刘备手下的人,但是好象不太被刘备所重用,做的是个小官,和关羽一起守荆州。那么关羽丢了荆州以后,荆州的刘备的那些官吏都投降了孙权,唯独潘濬不投降,潘濬说我生病了,他不去见孙权,在家里躺着,孙权听了汇报就说,潘濬生病了,那我们拿一个病床去吧。就派人抬了一张床,到潘濬家里,请潘先生上床,抬到孙权那儿去。潘濬还是不见,潘濬把头埋在床上,开始哭,哭得泪流满面,不能遏制,这时孙权就走到他跟前,轻言细语地跟他谈话,跟他讲为什么应该投诚的这个道理,孙权一边说,潘濬一边哭,孙权就说来人呐,拿毛巾来,给潘将军擦擦眼泪,这下子,潘濬实在扛不住了,下床来,拜了孙权,归顺了孙权。所以孙权他的用人,他确实是以情感人,可惜这都是孙权的早期、前期。

孙权到晚年、到后期不要说跟他的群臣不再有什么骨肉之恩,就是他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已经没有情感可言。我们来看看孙权的几个儿子吧,孙权一共七个儿子,第一个儿子叫做孙登,他是孙权的第一任太子,三十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这个太子也是当得很不愉快的。第二个儿子呢,叫孙虑,二十岁的时候也去世了,这个算是善终了。第三个儿子叫孙和,第四个儿子叫孙霸,孙和是孙权的第二任太子,孙登去世了以后,二儿子孙虑不是也去世了吗,那就三儿子孙和来当太子,这个孙和当了太子以后呢,和这个四儿子孙霸两个人闹。为什么呢?因为孙权既喜欢孙和,他也喜欢孙霸,他册封孙和为太子,同时又册封孙霸为鲁王,而两个人的礼仪待遇没有任何区别,这下子就闹起来了,闹起来的结果是孙和被废,孙霸被杀、被赐死。为什么要废孙和呢?道理很简单,朕还在,你不能闹。为什么要杀孙霸呢?道理也很简单,朕不给,你不能抢。第五个儿子叫孙奋,孙奋后来也被杀了,不过不是孙权杀的,是他是侄子孙皓杀的,这个以后再说。那么第六个儿子叫孙休,第七个儿子叫孙亮,孙亮是孙和以后的第三任太子,也是孙权以后的第二任皇帝,但是他比较倒霉,他十岁登极,十六岁就被人废了,被下面的权臣给废了,废了以后还被他的哥哥,就是老六孙休给杀了。因为孙休接着他当了皇帝,当了第三任皇帝,那就要把前任皇帝要杀掉,孙休还不错,孙休也算是寿终正寝自己死的。但是孙休死了以后,他的皇后和他的两个儿子,又被孙皓杀了,孙皓是谁呢?孙皓就是那个孙和的儿子。我估计大家这会儿已经听迷糊了,所以我总结了这个四句话:父亲杀儿子,哥哥杀弟弟,侄儿杀叔叔,宗室杀皇族。反正就是大家记住一条,姓孙的杀姓孙的,他们自个儿家的人互相杀。

那么朝廷呢?如果说家庭是骨肉相残,朝廷就是特务统治。孙权晚年设了一个官,叫做校事官,这个校事官有好多名称,干什么呢?就是刺探臣民们都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谁跟谁来往,然后汇报到孙权那儿,说白了就是特务嘛。这个特务非常的嚣张,孙权又听他们的,不相信他的文武大臣,甚至搞逼供信。比方说,这个校事官其中最猖狂的一个人叫吕壹,这个吕壹就跟孙权说,有一个叫刁嘉的人诽谤朝廷,孙权马上就相信了,就抓起来关进去,然后拷问,然后还要问跟这个刁嘉有来往的这些人,你们都听见他诽谤朝廷了吗?所有的人都因为害怕这个特务,都说他听见了听见了,他确实是诽谤朝廷,一个个查查查,最后查到是仪这个人,这个人的名字有点怪,他姓是不是的“是”,礼仪的“仪”,查到是仪,是仪说我没听到,孙权说怎么可能呢,所有的交往的人都听说他诽谤朝廷,怎么你没听到呢?!再问,再问是仪说我还是没听到,再问,再问我还是没听到。最后逼问,是仪说:哎呀,刀都架在我脖子上了,我干吗要护着那个人啊,拿自己脑袋开玩笑,我没听到就是没听到嘛,实事求是嘛!这才知道是冤案。那如果不是是仪顶住了,那不一个冤案就造起来了吗?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当孙权决定立宰相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张昭.当然是张昭当丞相啊,结果孙权没有任命张昭,孙权任命了一个叫孙邵的人.孙权解释说,如今是个多事之秋,丞相这个工作,那任务是很重的,张公年纪大了嘛,怎么忍心让他担任这么重的职务呢?这不是优待他啊,那么孙邵当了几年丞相以后就去世了.又要选丞相,大家又说张昭,孙权又不同意,任命顾雍为丞相.从此张昭就永远的失去了当丞相的可能.那么在孙权称帝以后,张昭就写了个报告,说老臣身体不好,我所有的职务和权利都交出去.退休了,申请退休.孙权说,退就退,不要休啊.或者是休就休,不要退吧.又给了张昭一些荣耀的职务.但是基本上不来上朝了.张昭没有办法,他本来是经天纬地的要大干一番事业的.没办法只好回家著书立说。孙权这个人一方面重情,另一方面他薄情.忘恩负义,比方说他对孙策,就忘恩负义,他这个权利谁个他的?孙策交给他的,但是他当皇帝以后.他追封了孙坚为皇帝。孙策封了个王,长沙桓王。孙策的那些孩子都封侯,他自己的儿子刚生下来哇哇叫他就封王了。孙策的儿子他只封侯。所以有人说他忘恩负义。另外周瑜、鲁肃、吕蒙他们的后代怎么样呢?优待一下就没有了,往往后面都没有下文了。三个家族也没有成为江东的大族。

陈寿说张昭不能当丞相是“以严见惮,以高见外”。就是张昭这个人太严厉了,所以孙权害怕他。张昭这个人太高尚了,所以孙权疏远他。孙权接班以后,是以师傅之礼来对待张昭的。也就是把张昭当老师的。既当叔也当老师。张昭呢,也当仁不让。你既然把我当老师,我就要有个老师的样子,我就管你。孙权呢?其实是一个很英武的人,他喜欢打猎。经常是亲自骑着一匹马,就出去打猎。射老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发生老虎的前爪抓住了孙权的马鞍,很危险。这个时候张昭就去挡横。张昭说一个做君王的驾驭的应该是英雄,而不是骏马。对付的应该是敌人,而不是野兽。这不是一个仁君该做的事情。孙权说,不好意思嘛。年轻嘛,不懂事嘛。我下回不了,好吧。孙权是不骑马打老虎了,改坐车。孙权发明了一个车子。射虎车。自己坐在车子里面,拿箭还是射。就这样还是有老虎或者别的猛兽扑到车子上来。孙权亲自去杀这些猛兽。很高兴,很开心。张昭一看,怎么又去。这老头子又去唠叨他。你这样不对啊,做仁君不能这样子,也就是这些道理。这时候孙权就只笑不答了。笑一笑,不回答。照做。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有一次在武昌大宴群臣,所有人都喝的七歪八倒.孙权大醉,看大家都歪倒在这个地方,说来人啊.往他们脸上洒水,洒冷水.把他们弄起来.来来来,继续喝.今天非得有个人从台上掉下去才行.那才算喝好了.张昭听了这个话以后,脸一拉,一句话不说,出门到他车上坐着生闷气.孙权想,张昭呢?说张昭回他车上去了.正在生气呢.孙权说,张公啊,今天晚上不是很快乐吗?干嘛呢,生什么气啊.张昭坐着说,告诉你说,当年殷纣王把酒槽堆成山,把美酒做成池子,整天整天,整夜整夜地喝酒,他也说很快乐.他没说不快乐.孙权没有办法,好,散会散会.这个实际上让孙权扫兴的,所以孙权第二次解释他为什么不任命张昭做丞相的时候,孙权就说的很清楚,大家知道丞相这个职务的重要性,而且丞相这个职务是要跟所有人联系的.“此公性刚”,这位老人家的性子太刚烈了,当了丞相人家肯定要提建议,提意见,要建言献策,参政议政,对不对。这意见如果他多半是不会接受的,因为他刚啊,他刚愎啊,他不接受大家的意见,最后还不是弄得怨声载道,还不是弄得麻烦很多,这个不是害了张公吗?从这个角度来说,张昭这个人不合适当丞相。张昭退居二线以后基本上就不上班了。后来遇到一点事情,孙权就去找他,到他家里去看他。张昭就说了,说想当年桓王和太后,就是孙策和吴夫人,“不以老臣属陛下,而以陛下属老臣”。这句话很重,就是当年孙策和吴夫人可不是把老臣我交给你,可是把你交给老臣我的。讲清楚了这个帐,谁归谁管。可惜老臣这个人不知趣嘛,不会说话嘛。不会讨人喜欢嘛,所以受冷落嘛。老臣以为这一辈子就死在荒郊野外了嘛。没想到陛下还来看老臣,看归看,老臣这个人这个性子是不会改的。老臣之所以这样做,就因为太后和桓王托付了老臣,所以老臣想什么就说什么,要老臣琢磨着别人的心思,说人家喜欢听的话,老臣做不到。孙权没办法,是是是,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嘉和元年的时候,这个时候孙权已经当皇帝了,辽东太守,魏国的,辽东太守公孙渊,他装模作样的向吴国称臣,那么孙权就封他为燕王。然后派了一万人,两个重要的大臣去封王。大家都说这个公孙渊这个人是靠不住的,这个人反复无常,是个小人。他肯定是忽悠我们的,我们就把他的使节打发回去,给些钱,给个证书什么的就算了。孙权高兴的不得了,说不行不行,隆重的封他燕王。所有的人都去劝,没有用。张昭也去劝,还是没有用。然后张昭说一句,孙权就驳一句。这个矛盾就越来越尖锐。最后孙权忍无可忍,把刀拔出来了,张公啊,我们吴国的士人进宫拜朕,出宫拜君。进了我皇宫是拜朕,出了皇宫人家跪拜的都是你。朕对你也是够给面子的了,可是张公你从来不给朕面子。每次都是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跟朕顶撞,朕可是要犯错误了哦,朕可是忍不住了啊。朕要犯错误了,就是我要杀你了。张昭也不说话,盯着孙权看。然后说,陛下,其实老臣也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为什么还要说呢。太后的遗言言犹在耳啊。太后嘱咐臣的那些话是什么时候说的,是太后临终之前把臣叫到她的床跟前说的啊。然后泪流满面,涕累纵横。孙权把刀一扔,也哭了。君臣二人抱头痛哭。但是孙权哭归哭,做归做。哭完了散会以后,他还是把人派到辽东去了,事实证明孙权错了,孙权派过去的使节到了辽东,就被这个公孙渊给杀了。

三国时期的吴国政权

从此张昭再不上朝,孙权说好啊,你不上朝,来人啊,用土把张昭的门给我垒起来。把他家门封起来,张昭说你会封门我不会封吗?我在家里面垒土封,他在里面也砌个墙,把门封起来。孙权也拿他没办法,孙权只好借一次外出的机会去看他,在外面喊,里面没有搭理。孙权一怒之下说放火,就放火,放火以后张昭在里面说,把门给我关的更紧一些,把所有门都关起来让他烧,烧死我算了,孙权没办法,说灭火灭火,灭火灭完了以后,孙权只好站在他家门口站着,罚站嘛。这个时候张昭的儿子也知道这个事不能再这样闹下去。人家毕竟是皇上,于是把张昭从床上弄起来,拿个担架抬着,抬出去。然后跟孙权一起进宫。孙权还做检讨,深刻检讨。你想张昭这个时候已经是半退休状态,退居二线啊,还这么硬,这么厉害,他当了丞相还得了。陈寿说孙权这个人有勾践之奇,一方面孙权早期忍辱负重,另一方面他晚年乱杀功臣,这些都和勾践一样,可以共患难,不可以同富贵。